嵛山岛白茶

来源:新民晚报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3-05-09 09:08

     楼耀福

  听敬茶坊掌柜陈靖说福鼎嵛山岛有个很美的茶园,心里就充满向往。

  福鼎白茶的金贵,我早就有所耳闻。周亮工《闽小记》说:“太姥山古有绿雪芽,今呼白毫……产者性寒凉,功同犀角,为麻疹圣药,远销国外,价同金埒。”英国王室和欧洲上流社会也钟爱福鼎白茶,喝高档红茶时放三两枚白毫银针,以此显摆珍贵。

  2009年我曾有一次福鼎之行,因与团体同行,来去匆匆,远未能尽兴,对白茶的品尝和理解也相当肤浅。之后,我一直想再去福鼎,以弥补那回遗憾。今年清明后,在陈靖陪伴下,我终于成行。

  抵达福鼎当晚,我与嵛山岛茶园主人叶芳养相见。我说:“你这个名字好呵?”他笑了:“是不是此生注定与茶有缘?”他16岁开始,与茶不离不弃二十多年。翌晨,他陪我登岛看茶。蓝天白云,岛上满地负氧离子,那山那水那树,纯净之极,安静之极,见不到一缕黑烟、一滴污水,被PM2.5污染过的心肺在这里得到了一次洗涤,我全身舒坦。

  在嵛山岛建立茶叶生产基地是2005年的事。那年,叶芳养得知嵛山岛入选中国最美十大海岛,约友前往,发现岛上有荒废茶山,茶树最高竟过3米。茶山的历史与孙中山任总统时的众议院议员、福鼎人朱腾芬有关。上世纪二十年代,朱因不满段祺瑞,携眷返闽,在嵛山岛上建立垦殖公司,开辟茶山千余亩,造福乡梓。至七十年代,茶山由镇集体单位经营管理,后被废弃。叶芳养眼看一棵棵茶树被荒草包围,痛惜之余便萌发在这里重建茶园的念头。岛上生态环境好,面临大海,云雾缭绕,更难得有三个淡水湖——日湖、月湖、星湖,上好的水资源和植被都有利种植有机茶。天赐良机,叶芳养决定承包嵛山岛茶园。

  如今,岛上再不见杂草丛生,更不见荒芜颓相,茶园焕然一新,赏心悦目。眺望月湖对岸茶山,层层梯田,满眼苍翠,山顶白云迤逦,山下湖水环抱,茶山映在水面上,水波轻漾,碧清纯澈。

  茶树一垅垅绵延不尽,空气中都有茶香弥漫。垅间每隔一段就树一块黄色小牌,叶芳养告诉我这是粘虫板,一年四季茶园从不打农药,即使在夏季虫害较多时也只增设诱虫灯。叶芳养坚持做干净的茶。最初为除荒草有人提议喷除草剂,他不同意,他宁可花十倍的费用请工人除草,为的是白茶的无公害。采摘后的茶一开始在岛上湖边制作,第二年起,他就把茶青运回公司加工。出山、过海、高速公路运输,成本增加许多,但为保证白茶品质,更为嵛山岛环境不被破坏,叶芳养愿意。

  路边的杜鹃开得正艳,我站在山顶茶园,遥望远处大海,恬静清洁,水天一色。好山好水出好茶。嵛山岛,当今世界中难得的一片净土,这里的茶接连不断在全省、全国的名茶评比中问鼎折桂,当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  行文至此,我忽想起陆羽《茶经》中的话:“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。”茶界人士多以为茶圣所言之“东”系“南”之误,因永嘉县东三百里为茫茫大海,海里岂有白茶山?如今,见到这嵛山岛上白茶山,我想陆羽也许没有说错。

所属类别: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